在加德满都创办离车轩基于许多历史的、灵性的,乃至家族象征的缘由。

首先,我们希望离车轩能成为代表尼泊尔献给世界的非凡礼物。尽管尼泊尔人民面对这个快速节奏的21世纪而别无选择地举措适应,但这个国家及其子民依然神奇地保留住古老的精神和文化遗产,完好且充满活力!

且不说高山的呼唤和徒步旅行的魅力,在尼泊尔的大地上,寺庙的钟声依旧响亮,燃香的芬芳袅袅不绝,信众们无论长幼,虔诚地顺时针绵延绕行古塔。此情此景,数百年来别无二致。

佛教深深地植根于尼泊尔的历史与文化当中,来自各个传承的著名大师们不约而同选择驻锡于此。千年前,此地就已是那些最伟大的圣人和学者,往来喜马拉雅的重要路口。直至今日,这片土地依然饱含佛教熏陶及影响。

当然,根据现在的国界划分,尼泊尔更能自豪地宣称,这里是悉达多王子的出生地,是尼泊尔将释迦牟尼佛献给全世界!

在尼泊尔与时俱进且进行必然改变的同时,离车轩希望能致力于协助尼泊尔继续珍爱、维护、庆贺自己国家的非凡遗产,并与世共享。

实际上,我们选用离车轩这个名字,正是为了创造与历史真切相连的家族纽带。公元400年至750年,统治加德满都谷地的离车族,借由贸易、朝圣和布道,将佛教传入了藏地和中亚。

在佛陀住世的时代,栖居在今天的尼泊尔南部及印度比哈尔北部的族群中,以离车族为翘楚。离车族也是佛陀最虔诚的追随者和慷慨的功德主,并接受了佛陀许多最重要的教法。事实上,释迦牟尼佛的生母摩耶夫人,也是离车族人。

离车轩亦是“尺尊公主项目”下的一个项目。尺尊公主是离车族在尼泊尔创立之尼婆罗王朝的一位公主,于公元621年与藏王松赞干布联姻。身为虔诚佛教徒的她,被视为度母的化身,对松赞干布在灵性上产生了深厚影响。远嫁西藏后,她不辞辛劳地在雪域高原上资助修建无数寺庙,并稳固佛教在西藏的地位。

从学习、讨论及实践尼泊尔的古老智慧传统中获取滋养,通过艺术、电影、写作、摄影和其他创意工作坊,离车轩旨在透过与现代社会契合相关的多元面向,重新拥抱尼泊尔卓越的悠久文化遗产。

为此,我们希望打造离车轩成为一个无论性别年龄,无论背景职业,从教师到企业家,从工人到学生──特别是年轻人,都能够自在地享受彼此的陪伴,一同学习、实际操作,并以自己非凡的文化遗产为傲之所在。

加德满都的离车轩,是一间有愿景的生活风格酒店,真诚、包容、宾至如归。同时,它也提供禅修、社区关怀、尼泊尔灵性传统和艺术的短期课程,丰富多元,并将协助有意愿者更深入地修持与研习。

创办人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

导演?摄影师?足球迷?在一个惯于贴标签的世界里,想要仅仅以一个标签就定义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,显然是不可能的任务。但其实,也非常简单。首先,宗萨钦哲仁波切是──并将始终是──一位佛教上师。他的所有其他事业活动,仅仅是以此为中心愿景的善巧反映。

以宗萨钦哲仁波切自己的话来说,出生于“不丹的一个铁杆佛教徒家庭。”七岁时,他被尊贵的怙主贡玛赤千仁波切(41任萨迦法王)认证为伟大的宗萨蒋扬钦哲确吉罗卓主要的转世。确吉罗卓是19世纪最具影响力且备受敬仰的蒋扬钦哲旺波的转世。

1980年代初,仁波切首次赴海外弘法,至澳大利亚给予教授。为利益一切众生,自那时起,他从未停下脚步,并陆续创办了数个国际组织,以护持和拓展弘法事业。悉达多本愿会负责安排、发布及保存仁波切的教授;钦哲基金会负责为实现仁波切的善愿提供必需的财务支持;【八万四千•佛典传译】负责佛教典籍的现代语言翻译工作;莲心基金会负责扶贫济弱项目,特别是弱势的妇孺。仁波切近期的善举之一是创立于2010年的南方人教育计划(Lhomon Society),旨在通过教育来推动不丹的可持续性发展。

仁波切撰写了许多已被翻译成多种语言的佛教书籍。比如,《近乎佛教徒》(2006)、《不是为了快乐》(2012)、《上师也喝酒?》(2016)。同时,他也以电影导演的身份闻名,其自编自导的作品有《高山上的世界杯》(1999)、《旅行者与魔术师》(2004)、《瓦拉:祈福》(2013)、《嘿玛嘿玛》(2016)以及《寻找长着獠牙和髭须的她》(2019)。